亲爱的让我㖭一下你的蛋

2023-10-15 03:10:17 1 0
淘淘

亲爱的让我㖭一下你的蛋一般指的是女人想亲男人的下面蛋的意思。

亲爱的让我㖭一下你的蛋

宁展颜手里的水杯滑落,摔得四分五裂。

她声音都在发抖:“你说什么?!”

Lily愧疚极了:“刚刚暖暖一直哭着要找哥哥,我就带她出去……”

可谁知道半路上她们碰到了老板戴安娜,Lily怕挨批评,就把暖暖藏了起来。

没想到戴安娜直接叫她去取一份急件。

Lily推脱不开,只能去了……

“前后不过几分钟的功夫,我回来,暖暖就不见了……”

宁展颜险些晕厥过去。

暖暖不比辰辰,她身子骨弱,也不机灵,要是碰到坏人……宁展颜简直不敢想。

“辰辰,你待在这里!”她安排Lily去调监控,自己心急如焚地出去找人,要是找不到,她就立马报警!

此时的暖暖,稀里糊涂地跟着电梯,一路来到了地下停车场。

“哥哥,妈咪?”她的甜甜圈吃完了,又从兜里摸出个圆滚滚的玻璃软糖,正准备吃,小手一滑,糖咕噜咕噜地滚出去了。

“别跑……”

这可是她最后一颗玻璃软糖了!

暖暖迈着胖乎乎的小短腿去追,一路追到了一辆黑色卡宴旁边。

她自然是认不得车,玻璃软糖撞上车轮胎,滚了两圈,停在了暖暖脚边。

暖暖欢喜地捡起来,拨开糖纸,正要吃,一抬头,乌溜溜地大眼睛在发光,“哇”了一声。

只见后座车门是打开的,里面放着好多好吃的……

暖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糖,又看看车内小餐桌上那一堆香气扑鼻的美食。

犹豫了两秒,她果断把糖往嘴里一塞,哼哧哼哧地爬上了车……

另一侧,直通往地下室的电梯里。

徐熠正神情严肃地跟乔苍汇报。

“老太太需要尽快输血备药,可云笙不见了。云家那边也联系不上……”

六年前,乔家老太太查出了罕见的血液病,而白念之也就是如今的云笙,云家儿时走丢的千金。

她的血,恰好是不可缺少的一味药引子。

要不是这样,就凭她六年前的欺骗,他也不会给她留全尸!

乔苍面色阴寒,取出手机,拨通了云笙留给他的私人号码。

这个号码,六年来,他是第一次打。

铃响不过一声,那边立马接了。

“九爷,我就知道你留着我的号码……总有一天你会主动联系我的!”

女人欣喜若狂的声音让乔苍淡不可见地皱了皱眉。

乔苍曾下过死命令,禁止云笙联系他。

但她还是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号码,偷偷存在了乔苍手机里。

乔苍不想跟她废话,直截了当地开口:“你人在哪儿?现在去医院,老太太需要你的血。”

云笙心里很清楚,老太太在乔苍心目中的分量不轻。

只要老太太一天还在,乔苍就不可能完全离开她!

但那个老太婆说不定哪天就死了,她必须在那之前,想办法牢牢抓住乔苍的心!

“我现在就过去……但我有个条件。”云笙咬了咬下唇,道,“九爷你告诉我,你人在哪儿?”

她在杂志上看到了那个跟乔苍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,几乎瞬间就断定,那肯定是宁展颜和乔苍的儿子!

那个阴魂不散的小***,竟然还活着!不仅如此,还顺利生下了九爷的孩子!

要是被他找到那个孩子,他就知道当年那个人是宁展颜,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了!

而乔苍这两天公开的行程安排是去美国参加国际峰会,但云笙查了航班,他根本没去!

云笙有些慌了。

她怕乔苍也在找那个孩子!

“九爷,我只是太想你,太担心你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好不好?”等不到乔苍的回应,云笙放柔了声音,痴情又楚楚可怜,“我也不想老太太出事,我现在就在去医院的路上,你只要告诉我你在哪儿,我马上去给老太太输血!”

“你威胁我?”乔苍深眸里透出危险摄人的冷光。

“我没有。”云笙连忙否认,“我只想知道你人在哪儿……这六年,我给老太太输了那么多次血,从没有对你提过一句要求……求求你告诉我,你在哪里好不好?”

“九爷。”徐熠在旁低声道,“医院那边已经下病危通知了……”

乔苍眉心冷蹙,不带丝毫温度地开口告诉她:“我在B国首府。老太太如果因为你,救治不及时,你们云家等着陪葬吧!”

说完,他直接挂了电话,径直走向停在角落的那辆卡宴。

黑色商务卡宴,后座宽敞得像个小型会议室。

乔苍一上车就闭目养神。

徐熠一边开车一边提醒道:“九爷,我看您早餐只吃了两口,就安排人准备了食物送过来,你吃两口垫垫肚子。”

乔苍没什么胃口,只沉声吩咐:“把那小男孩的照片发给风尚时装所有员工,谁要是认识他,就能得到五百万。”

“是。”徐熠迟疑了半晌,还是忍不住问道,“九爷,那宁小姐那边,怎么处理?”

那个小白眼狼!

乔苍冷讽道:“一个已婚生子的女人,我没兴趣!”

徐熠内心吐槽道:你没兴趣就怪了。

果不其然……

两分钟后,乔苍语气生硬地再度开口:“去查查她那个老公的身份。”

他倒要看看能让宁展颜看上的男人,是个什么货色。

车开到半路。

旁边似乎有窸窸窣窣的动静,原本闭目养神的乔苍微微皱眉,掀起眼皮。

眼前的一幕冲击感太强,居然破天荒地让他愣了两秒,

他皱着眉,看向前排的徐熠:“这都是你安排的人送来的?”

徐熠只以为乔苍在问饭菜,小心翼翼地问:“是的。不合您胃口吗?”

没道理啊……

这家米其林三星大厨,曾经还在乔家当过两年主厨呢……

乔苍单手拎起坐在地毯上,正吃得不亦乐乎的奶娃娃。

“合我胃口?”

徐熠透过后视镜看了眼,吓得差点撞车。

“这……这属下也不知道……”

这小不点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?

由于徐熠当时偷拍的几张照片都距离比较远,而且当时暖暖被宁展颜抱在怀里,拍到的几张都是半边脸。

乔苍一时间没认出这个小娃娃就是宁展颜的女儿,只觉得有点眼熟。

暖暖正捧着意式奶油布丁啃得不亦乐乎,被人拎到半空似乎也丝毫不能影响她的食欲,吃完了,连盘子都舔干净后,她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儿。

天真懵懂地望向抓住自己的男人,琥珀色的大眼睛眨了眨。

这个叔叔,也太好看了叭?

比云舅舅还好看。

而且他跟哥哥长得好像噢!

好亲切……

暖暖咧开了嘴,笑得又憨又萌。

“叔叔,你好帅噢……给我当爸比好不好?我的零食可以分一半给你!”

乔苍:“……”

徐熠:“……”

“不好。”乔苍此刻心情很糟,更没兴趣陪一个小奶娃娃玩。

他本意倒是没想凶这个小娃娃,但奈何乔苍自身气场太吓人,表情冷下去,就更加恐怖了。

暖暖一直都是被哥哥妈咪还有外婆他们宠着,哪见过这么可怕的人。

当时被吓得不轻,小嘴一撇,要哭了。

“呜呜呜……大坏蛋,好凶……”

一点都不像哥哥了!

哥哥才不会凶她!

乔苍捏了捏眉心,压沉声线:“闭嘴!”

……暖暖哭得更凶了。

乔苍心生烦躁,可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,这小东西哭得泪眼汪汪的模样,居然让他有点不忍心。

“乖,别哭了。”乔苍有些僵硬地把小家伙抱在怀里,拍了拍她的背。

这小哭包真的好小只,看起来不过两三岁的样子,他一只手就能把她整个包裹起来。

因为太小一只,刚刚缩在餐桌后面,他竟没发现。

乔苍看了眼餐桌上那一片狼藉。

不过小家伙还真能吃,盘子都给他舔干净了。

暖暖吸了吸鼻子,哭声小了。

这个大坏蛋的怀抱,好温暖噢……

暖暖不由自主地伸出小手,环住了乔苍的脖子,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:“我把你的东西……都吃完了……”

乔苍身体僵硬了一瞬,他甚至能闻到这小娃娃身上的奶香味儿。

“吃饱了吗?”出口的声音,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。

暖暖低头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小肚皮,有点纠结。

其实,她还可以再吃。

“……可妈咪说,吃多了不好。”

乔苍唇角溢出一丝愉悦的浅笑。

眼下车在高架上,不能随便停,他只能把这小东西先带回酒店。

小家伙应该是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,不知怎么爬上来的。

他交待徐熠:“你待会把这小家伙送回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见九爷没发火,徐熠松了口气。

一路上吃饱喝足的暖暖都很乖巧,只问了乔苍一句:“帅叔叔,你会送我回去叭?”

乔苍“嗯”了一声,就不再搭理她,看起了手机上的工作邮件。

处理完,他不知出于什么心态,又点开了相册。

刚刚徐熠发给他的那几张宁展颜抱着孩子的照片,不知出于什么心态,他存下来了。

乔苍一张一张翻过去,突然察觉到什么,把照片不断放大,他漆黑的瞳孔骤然收紧。

暖暖正趴在玻璃窗上兴奋又好奇地朝外张望,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抱了过去。

就像坐过山车一样。

她乐得拍手。

“暖暖飞起来啦!”暖暖发现帅叔叔的表情很奇怪,一直在盯着自己看,她怯生生地捂住嘴不敢笑了。

“***咪,是不是叫宁展颜?”乔苍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栗。

暖暖还没来得及回答,乔苍的手机先响了。

是一串陌生号码。

他正要直接切断,暖暖却盯着那串号码兴奋地喊道:“是妈咪!”

“……”

乔苍微微皱眉,抬起小家伙的下巴,仔细端详着那张小脸,的确跟宁展颜有几分相似。

如果说照片拍出来可能有误差。

现在,人活生生的在眼前,从身量都心智,怎么看这个小不点都顶多只有两三岁……

这是宁展颜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!

乔苍闭了闭眼睛,压下心头想杀人冲动,按下接听键。

“喂。”

“……”

宁展颜只是凭借记忆打了他以前的私人电话,没想到,乔苍整整六年,都没有换号码。

但现在,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。

她焦急地喊道:“乔苍,你别伤害我女儿!”

能找到他,估计是看过停车场的监控了。

乔苍凉凉地勾起唇角:“你搞清楚,是你女儿,自己爬到了我的车上。她当时,要是爬到我车底下,现在人就没了!”

宁展颜不是没想过这个可怕的后果,当时脸都白了:“你别胡说八道!”

“我是不是胡说八道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墨色车窗上倒映出男人的面容,冷峻的眉眼间阴云翻滚,有嫉妒有愤怒,戾气深骇。可他开口,却只余刺耳的冷嘲,“宁展颜,你一边上班,还要一边照顾孩子。你男人呢?还是已经丧偶了?”

“……”

暖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,只有两三岁。

乔苍也根本不知道她当年怀的是双胞胎。

宁展颜决定将错就错。

她幽幽地笑了一下,道:“乔苍,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幼稚吗?我男人再怎么不好,也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我乐意跟着他,用不着你操心!难不成,你嫉妒?”

他的确在嫉妒,嫉妒得要发疯!

乔苍抚摸着暖暖的小脸,寒声道:“阿宁,别挑衅我。”

“妈咪!”暖暖什么都不懂,还冲着电话高高兴兴地喊着,“帅叔叔请暖暖……吃了好多好吃哒!”

女儿的声音,让宁展颜不敢再冲动,更不敢继续说什么话激怒乔苍。

毕竟他素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好人。

更不会对‘别人的女儿’心软。

“乔苍,你到底想怎么样?!”

她急得声音都变了调,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。

乔苍有点烦躁地扯松了领带:“来禹城酒店101套房见我。”

说完就直接挂了。

“乔苍!”宁展颜听着电话那头被切断的忙音,气得恨不得现在冲过去,揍那个臭男人一顿!

在旁边听完了全程的莫清心情也有点难以形容。

她怎么觉着,那个高冷的冰山九爷,到了宁展颜这儿……好像就变得分外厚颜无耻了……

“妈咪。”宁熙辰小脸严肃,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那个大坏蛋乔苍现在在他心里就是恶龙,***咪和妹妹是公主,而自己,就是保护公主们的小骑士!

“别胡闹。你跟着干妈先回家!”宁展颜语气沉肃不容抗拒。

“……”宁熙辰却没有答应,他抿了抿唇,攥紧小拳头,“我不怕那个大坏蛋!谁欺负妈咪和妹妹,我就要他好看!”

儿子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冷冽戾气,让宁展颜心惊,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版的乔苍。

那是遗传自骨子里的东西。

无论她怎么做都改变不了。

“妈咪知道你乖……”宁展颜知道宁熙辰吃软不吃硬,改变策略,以退为进,“妈咪知道你是小男子汉,需要你保护的时候,妈咪一定会告诉你。但在那之前,你得听话好吗?”

“……”宁熙辰闷闷地道,“好吧。”

宁展颜这才放心:“莫清,辰辰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好,你放心。”

宁展颜急急地往外走。

莫清也准备带宁熙辰回家:“辰辰,走了。别担心,***咪会把妹妹带回来的。干妈先送你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宁熙辰表现得很乖巧配合,乖巧地牵住莫清的手,可快走到公司大门口的时候,他突然捂住肚子,“干妈,我肚子疼,我要去趟厕所……你等我一下,我马上就回来!”

“哎,你跑慢点儿,别摔了!”

莫清的声音被宁熙辰远远抛在后面,他自然没进厕所,他虚晃一招,从公司后门溜了出去,拦了辆计程车:“叔叔,麻烦您送我去禹城酒店!”

以上就是关于亲爱的,让我,㖭,一下,你的,蛋,亲爱的,让我,㖭,的内容大全。

收藏
分享
海报
0 条评论
1
请文明发言哦~